欢迎来到庞飞律师事务所
中国直拨美国电话 950-404-68179  英文站点 English
重磅!中国EB5投资人起诉美国国务卿,职业移民,投资移民有望大踏步前进

2018年7月25日, 美国移民法律界出了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来自中国民间对美国政府的EB5诉讼,而另一件则是来自立法机构推动的自身改革。

 

虽然在川普总统的 “Zero Tolerance” (零容忍)的思想指导下,美国移民政策不断收紧,但是川普总统也在6月24日表达过 “择优移民,当前的移民政策对那些合法申请身份并等待多年的人是非常不公平的” 。


 

image.png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移民政策似乎向着“矫枉“的方向调整。通过解决合法移民案件积压的等待问题来吸引更多具备“优势“特质的移民,帮助美国再次强大。



1

移民法大咖起诉美国国务卿

投资移民有望大踏步前进



1.知名律师向美国国务卿提起诉讼

2018年7月25日移民律师界教父级人物库尔班(Ira J. Kurzban)向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质疑联邦政府计算EB-5年度签证配额中包含配偶和子女数量的计算方式。该诉讼的原告是包括王峰,肖红梅,杨建红(均为音译)在内的13位EB-5投资人,而被告则为代表美国国务院行使权利的国务卿迈克彭佩奥(Michael R. Pompeo)



庞飞律师说,最近一次见到库尔班大律师是在全美移民律师协会年会(旧金山,6月13-16日)上,当时,双方在讨论美国移民的系列热点法律问题的过程中,库尔班先生特别提到,在年会结束后,他会次日飞中国,会见上海、广州等地的EB5投资者代表,讨论和准备发起这次诉讼。

 

库尔班当时还为庞飞律师在自己撰写的美国移民法权威书籍《Immigration Law Sourcebook》第十六版上题词祝福,同时表达了对自己旧部SONIA律师加入庞飞律师事务所的祝贺。


image.png


Sonia律师有着15年的丰富移民法实践经验,目前在律所主要负责包括杰出人才,国家利益豁免、宗教、投资者等职业移民和O1等非移民签证的法律申请工作,是一位非常棒的移民律师,她传承了库尔班法律精神和移民实践的精髓。



庞飞律师介绍,此次诉讼源自库尔班律所的中国EB-5客户,如果获胜,将是EB-5实践历史上一个里程碑事件,对中国的EB-5投资者将是重大利好。库尔班曾就涉及外国人权利的50多起联邦案件提起过诉讼,其中包括根据 “外国人侵权索赔法” 和 “酷刑受害者保护法” 提起的诉讼曾赢得了5亿美元的判决。

 

库尔班的履历极为“璀璨“,相信这是一场有备而来的官司。库尔班是美国移民律师协会前任全国主席和前总法律顾问。因在移民领域的工作广受国家范围内认可,曾被《国家法律期刊》评为美国二十大移民律师,也曾被“全球企业移民律师名人录”评为全球二十三位最受尊敬的企业移民律师,并被誉为领域内的传奇人物。作为移民工作者,他还在1986年被“新闻周刊”杂志评为100位美国英雄之一。


image.png


2. 原告均为华人

负责律所移民政策法规研究与传播的马克介绍,库尔班的诉状四十二页,原告为十三人,其中王峰,肖红梅,杨建红(音译)等人的子女未来几个月面临严重“超龄问题”而将不符合资格。


image.png

王峰的女儿本月满21周岁,肖红梅的儿子去年九月满21岁,而杨建红两年前获批I-526后两个月,儿子满21岁。虽然现行的CSPA“儿童年龄保护法案” 保护了他们子女在I-526审批期间的年龄“冻结”,但无法解决I-526批准后的因漫长等待而超龄的问题。这三人的子女根据CSPA移民法年龄计算目前虽然没有超龄,但面对今后8-10年的排期,库尔班认为必定会超龄。

 

库尔班诉状已于2018年7月25日提交到华盛顿特区的哥伦比亚地区法院。诉状包括介绍、背景、法律主张和结论四大部分。库尔班用自己华盛顿特区注册律师身份作为原告第一代理律师,另一位代理律师是他律所的约翰。

 

库尔班先在诉状里回顾了美国国会于1990年创建EB-5移民投资者签证计划的初衷,说明这是一个帮助美国企业筹集外国投资资金和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以支持美国经济的法案。



按照该计划,外国投资者为美国公司提供大笔资金,并在至少解决美国10个就业工作岗位的前提,可以申请美国永久居留权。投资者的配偶和子女也有资格作为投资者的家庭成员移民。 EB-5法律授权每个财政年度签发近1万个EB-5移民签证者。

 

库尔班认为,如果足额发出这近1万个投资移民签证给外国投资者,该法案可以每年为美国经济注入超过50亿美元的投资资本,至少每年创造10万新的美国公民和绿卡居民的就业机会。因为按着法规,每个投资者必须至少10个工作岗位才有资格申请绿卡。

 

马克介绍,库尔班这起诉讼主要是质疑美国国务院“打折”执行EB-5法案,将投资者的配偶和子女数量计入到本该单纯属于投资者本人的这近一万个移民签证配额中。这样,就大大减少了所带来的外国资本和能够新创造的就业人数,一方面损害了美国经济和企业,另一方面迫使外国投资者地在长长的等待名单中“萎靡不振”,特别是由于儿童年龄的增长而可能丧失同父母一同移民的资格而造成骨肉分离的复杂局面。

 

库尔班代表13位通过EB-5“区域中心”投资移民的原告,要求法院颁发禁令,禁止被告国务院将投资者的配偶和子女计入EB-5投资移民签证配额,并要求弥补错误“计算政策”,立即提供所有应该分配给EB-5投资者的签证号码,重新计算和设立移民签证可用的“截止日”,以防止对原告的不可挽回的伤害。库尔班在诉状中,还列举了另外318个案例,说明其中有56%面临超龄的危险,16%已经超龄。


 

image.png


3. 移民界两大咖就此诉讼展开对话

8月1日,另一位美国移民界大咖安德森(StuartAnderson)加入。为此,他专门对话库尔班,以了解该诉讼及其对人们生活的潜在影响,并将采访实录发布在Forbes.com上。



image.png

安德森现任美国国家政策基金会执行董事。2001年8月至2003年1月,他曾担任移民和归化局政策和规划执行副专员的兼专员顾问。在此之前四年半,还曾在参议院移民小组委员会先后为两位参议员工作。他在 “华尔街日报” , “纽约时报” 和其他出版物上均发表过文章,还出版过一本名为《移民》(immigration)的非小说类书籍。


image.png

来源:https://www.forbes.com/sites/stuartanderson/2018/08/01/new-lawsuit-could-solve-americas-green-card-shortage/#7d7ac89b115c

 

Q1安德森:你为什么要提起诉讼?

库尔班:该诉讼的目的是挑战国务院对EB-5项目签证配额分配的计算方法。目前,国务院在签发签证时,对投资者和每个家庭成员(配偶和子女)进行计算。这意味着,对于一个四口之家,投资者本人获得一个签证,再加上其家庭成员获得签证,就会将每年的近10,000个EB-5签证配额减少四个而不是一个。

 

这项政策的结果是,产生的案件积压已经导致家庭分离,投资者的子女必须等待数年才能获得签证,而当他们达到21岁时就变得不符合移民资格。此外,来自中国的人在美国投资100万美元或50万美元,并为美国创造10个工作岗位,而等待时间现在是10到15年才能获得签证。这种情况导致整个EB-5项目受到损害。毕竟,谁愿意投入如此多资金又还得等待10年或15年才能进入美国?并且还要承担如果他们的孩子满21岁就会失去与他们一起移民权利的风险。

 

Q2安德森:诉讼的主要目标是国务院的签证配额 “计算政策” 吗?

库兹班:是的。我们认为该政策违反EB-5法规,该法规赋予10,000个签证为那些给美国创造10万个工作岗位的人。根据目前的计算政策,实际上只有不到3,500个签证分配给投资者

 

Q3安德森:EB-5的立法历史中哪些让你感觉诉讼能够占上风?

库尔兹班:立法历史非常明确,1990年国会通过的投资移民法案的历史非常明确,为外国投资者发放10,000个签证,这些外国投资者将创造10万个工作岗位。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声明中都反映了这一观点。

 

Q4安德森:您还有哪些其他法律主张?

库尔兹班:我们认为计算政策违反了法规(“越权”),违反了“行政程序法”中的相关公布草案和征求意见条款,因为他们没有公布这一政策,并且让公众有机会对其进行评论。这是随意草率的,因为它破坏了法规的目的,即将大量资金带入美国并为美国工人创造就业机会。国务院的计算政策减少投资者的实际数量,并导致持续多年的积压,破坏了EB-5的立法初衷

 

Q5安德森:你认为不计算配偶和子女和在本案中其它法律主张是否适用于其它职业移民类别,如EB-1,EB-2,EB-3?

库尔班:我们的诉讼仅关注EB-5,因为我们认为法规和立法历史都清楚地表明国务院的政策是错误的。当然,如果我们取得成功,那么在其它以职业为基础的移民类别中,对挑战计算政策都将是一个强有力的判例,包括EB-1,EB-2和EB-3。

 

Q6安德森:亲属移民优先类别又将如何?

库尔班:亲属移民类别也是如此。目前对主要申请人的配偶和子女数量计算到全球总体配额中的方法意味着更少的家庭能够移民到美国。这破坏了“移民和国籍法案” 中核心的以“家庭团聚”为基本原则。

 

如果诉讼战成功,这也将成为针对目前共和党多数人拒绝给职业和亲属移民类别分配更多签证的解决方案。如果签证配额按新预期计算,家庭成员不计入全球配额,则可以获得更多签证,而无需增加签证配额。

 

Q7安德森:鉴于1990年的“移民法”是近30年前写的,为什么你认为现在是挑战行政部门对法律解释的最佳时机?

库尔班:30年来,国务院的计算政策从未有过法律依据。事实上,该政策本身并未载入法律,而只是“外交手册”中的一种注释,它从未有法律效力。此外,这一政策的负面影响是中国投资者在2015年5月开始受到案件积压严重影响后显现出来的。

 

Q8安德森:如果您的诉讼成功,您认为这会给绿卡等待中的移民美国家庭的生活带来影响吗?

库尔班:如果我们赢得诉讼,孩子们将能够和父母一起住在美国。它也将重振今天由于案件积压而面临资金崩溃的EB-5行业。这可能需要国务院对所有商业和家庭签证的计算政策进行重新评估,这将改变现在和未来数以万计家庭的生活。



2

国会通过拨款法案

职业移民国别配额限制有望取消



不知是考虑到诉讼影响力还是国会也意识到职业移民面临的问题,7月25号这天,国会以29:22投票通过了移民局行政拨款法案,如果最终该法案被通过,对几乎所有职业移民都是重大利好。这项拨款法案是综合的,包含影响移民美国各个方面的全面规定,包括边境执法资金和庇护申请资格的修正案。



这项法案最具争议的是一项关于取消所有职业移民的国别配额上限的修正案。按照现行的政策,美国每年发放约14万张绿卡给职业移民,任何国家的公民通过职业移民获得绿卡的数量不能超过总额的7%,也就是说不能超过9800张绿卡



image.png

庞飞律师指出,这种数字限制导致某些国家案件积压过多:尤其是EB-1,EB-2和EB-3类别的中国和印度人民,以及EB-5的中国和越南人民。随着来自这些国家的申请人的签证需求超过现有供应量,积压现象持续增加,实在是僧多粥少,望穿秋水。



所以法案一旦通过来自中国内地的申请EB-1,EB-2EB-3类的移民者将迎来史上最短的绿卡等待时间。另外,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申请人,该法案还将家庭移民申请的上限从7%提高到15%



 

image.png


目前,EB-2和EB-3类的职业移民的绿卡排期已经要1—6年。

 

image.png

USCIS官网2018年8月签证公告



庞律师表示,如果美国取消职业移民的国别限制,对EB-5中国投资人也是重大利好,中国投资人的排期有望从10-15年缩短到5-9年



§2014年优先日期

2019年签发的签证(5年等待);

§2015优先日期

2020/2021年签发的签证(6年等待);

§2016年优先日期

2022/2023签发的签证(7年等待);

§2017年优先日期

2024/2025签发的签证(8年等待);

§2018优先权日期

2026/2027签发的签证(9年等待);

§2019年优先权日期

2027/2028签发的签证;

§中国出生的申请人将在2019年获得99%的EB-5签证,到2027年逐渐减少到签证的80%



庞飞律师认为,无论是取消移民签证的国别配额,还是如果库尔班诉讼成功,对于包括EB-5在内所有职业或亲属移民的实践都将具有化时代的意义,这将大大缩短中国家庭的等待时间。

 

3

“三高”人群更受美国民众欢迎

他们才是大势所趋



2018年7月16日,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和媒体研究公司益普索(Ipsos)在华盛顿公布了一项有关美国民众对新移民和移民政策立场看法的民意调查



负责这项民意调查的Ipsos副总裁Chris介绍,此次问卷列举了不同来源地域、宗教信仰、政治信仰、经济能力、语言能力、来美身份、工作技能、教育背景等23个特征人群。



调查显示,美国民众更欢迎以下四类人群:宣誓支持宪法的人群,具备高级教育背景或学位的人群,具备美国缺乏的技能和培训的人群,以及可以讲英文的人群。而对于更欢迎富有人群还是贫穷人群则排在了第16位和17位,民众表示对此并没有特别想法。


image.png

虽然受调查人群因党派不同,在许多问题上,例如难民、庇护、信仰、来源国及贫富等问题上观点差别都很大,但是对于上述四类人群,似乎形成了“共同价值观”,一致推崇



不管是川普政府的移民政策,还是根据NPR和Ipsos的民意调查都显示,高技能、高知识和高教育的“三高人群”才是美国民众、国家和两党都最欢迎的人群。



庞飞律师事务所在高技能、高知识和高教育背景人群移民方面累计大量成功案例,具备丰富的经验和解决疑难、复杂申请法律问题的能力。



在目前EB-5“计算政策”和取消签证名额国别配额尚未尘埃落定的情况下,EB-1A杰出人才或EB-2中国家利益豁免移民类别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加载更多
panglawyer.com
wh-nu6ge1pgmvaaxi8lddb.my3w.com
/news_info.php?softid=1292